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第十四章施妙计周公旦喜收良将怀良谋金刀将智取耒关

时间:2019-08-26

  周公妙计安天下,

  计收良将放光华。

  攻城拔寨平外患,

  黎民高唱幸福家。

  且说银枪将崔平骑白马出本队挑战,羌营一员大将,金盔金甲,手持大刀,骑棕马前来迎战。银枪将崔平道:“来将通名。”

  “吾乃金刀将赫思摩,撒马来战!”

  金刀将与银枪将各出本队,战在一处,只见那白驹战棕马,左右冲突;银枪战金刀,上下翻飞,金刀将大战银枪将,前缘注定;急崔平恶斗猛思摩,天意难违。双方大战三百回合,胜负未分,此刻天色正至午时,双方各鸣金收兵。

  且说双方回军升帐,周公道:“吾观此金刀将刀法纯熟,胜之不易,尔等可有良策破敌。”

  降将哈利哥道:“回禀大元帅得知,末将与此人速有交情,而今莫有莘兴无道之兵,重燃战火,涂炭黎民,末将愿以此为据,凭三寸不烂之舌,劝其来降。”

  “将军若真如此,实乃本帅之幸,天下之幸,万民之幸,不知将军计将安出。”

  “未时迎战羌军之时,仍由银枪将崔平出战,届时只需……”哈利哥在崔平旁低声附耳如此如此。

  且说未时开战,金刀将赫思摩于卧虎关下大战银枪将崔平,两人奋力厮杀,战马奔腾复战三百合,时天色已晚,崔平卖出破绽,金刀将一刀砍下银枪将头盔,银枪将急忙诈败而走,那金刀将便在后追赶,行至半刻,赫思摩恐有伏兵,便勒住战马,崔平马往前跑,眼向后瞧,一见赫思摩未追赶,便勒转马头道:“那赫思摩听着,前面有伏兵在,汝定战他不过,吾劝汝早日回城,稍迟片刻,定叫汝身首异处。”随后骑马进丛林而去,那赫思摩闻崔平之言,气炸肺腑,思忖道:“那小将急需逃命,说此言语定是诈我,莫说是没有伏兵,纵有伏兵在此,某有何惧!”便纵马追赶。

  崔平观之,绽放心花,思忖道:“此计果如是也。”且说崔平在前,赫思摩在后,赫思摩正追赶间,被人用绊马索绊倒,伏兵四起,抹肩头拢二背捆绑起来,此刻周公乘骏马而来。

  周公假意对军士道:“孰人令汝等如此对待将军,还不速速松绑!”

  众军士为赫思摩松绑,赫思莫道:“今被汝擒,有死而已,请勿复言。”

  此刻周公身后闪出一人,正是降将哈利哥,哈利哥道:“贤弟,识得为兄否?”

  赫思摩见是哈利哥,又喜又惊,喜得是几月未见,今朝重逢;惊的是哈利哥竟弃羌归周。便问道:“兄长何故弃我羌营独事周兵耶?”

  哈利哥道:“贤弟素知莫有莘为人,其人凶狠残暴,刚愎自用,羌酋畏惧其势,对其兴此无道之兵只得依从,致使华夏大地,战火重燃;黎民百姓,饱受摧残,弟乃明理之人,何故助此无道之师耶?”

  哈利哥一通言语,将赫思摩说得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哈利哥见状,知有劝降之望,便言道:“莫有莘攻打猇关与耒关时,下令道若羌兵到时周军负隅顽抗,破城之日鸡犬不留,为兄劝诫当与人为善,岂料那莫有莘不听吾劝告,吾料定其必败无疑,故离之远去,汝于沉芦江畔亦观其所为,因大军无法过沉芦,竟以姓名相要挟,如此失万民之所望,何以功成?今大周归治,一片祥和,黎民百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更有大贤周公辅政,天下归心,自古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汝何不效仿为兄,弃暗投明,共聚大义耶?”

  “兄长之言是也,吾对其所作所为早已深恶痛绝,吾有心归周,奈何吾之家眷皆陷在囚龙关,如何是好?”

  “贤弟且看,此是何人?”

  只见一辆马车开来,自车上下来三人,一位半老徐娘,一位年轻妇人身旁有一十多岁左右身高马大的孩童,赫思摩急忙向老妇人跪下道:“孩儿不孝,致使娘诺大年纪还过此颠沛流离的生活,吾之罪也。”

  那妇人道:“孩儿不必挂怀,那莫有莘逆天而行,不顾百姓死活,必将惨败,今孩儿回归正途,为娘幸甚,汝何罪之有?”赫思摩遂降。

  赫思摩谓周公道:“末将有一事不明,不知可相告否?”

  周公道:“将军不必有所顾虑,直言即可,请讲。”

  “吾之家眷本居囚龙关,何故至此?”

  周公便以实言告之,降将哈利哥深知赫思摩为人,故先命大将南宫彧身着羌人服饰,持哈利哥通关令牌,前往囚龙关,言赫思摩已归周营,哈利哥下令将其家眷押往关前斩首,以儆效尤。因羌人不知哈利哥归周,又有令牌为证,故羌兵深信不疑,出囚龙关后,南宫彧以实言告之赫思摩家眷,并使其身着羌兵服饰,越猇关,抵达耒关。趁银枪将崔平与金刀将赫思摩交战出兵之际,随大军出耒关,崔平诈败而走,以激将之法智激赫思摩,赫思摩果中其计。众兵士随赫思摩入林,林中伏兵四起,羌兵中少数负隅顽抗者尽被诛杀,余者皆降,故而赫思摩家眷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囚龙关,抵达周营。

  赫思摩道:“周公妙计,吾等远不及也,大周有如此能臣,何愁外患不定!吾初归周营,身无寸功,愿献耒关以报。”周公道:“只需如此如此……”

  商议已定,赫思摩率领旧部及部分周兵,统一身着羌兵服饰,进得关门,拜见莫有莘道:“元帅在上,末将无能,虽刺伤崔平却未能活捉,吾之罪也,请元帅责罚。”

  莫有莘道:“无妨,此番交战,刺伤周兵已是大胜,且退下休息。”

  赫思摩告退,军师达尔滑道:“自古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战或有下情未可知也。”便吩咐唤些出战士兵前来,须臾兵至,问道:“交战前后,汝等随赫思摩可在一处,可有片刻分离。”

  众人道:“赫思摩将军追赶崔平至林中,崔平失去踪迹,吾等寻马蹄印复追十里,知良机已失,不可久留,便随将军回关。”莫有莘等人遂不疑。

  及至三更时分,赫思摩率领旧将登上城楼,举火为号,大开耒关大门,城外大队周兵接应,杀入耒关,羌人不明根由,见周兵从天而降,急于逃命,践踏致死者不计其数,周军遂取耒关,羌军慌乱撤军,兵至猇关,真道是:

  周公计收金刀将,

  妙计良谋腹中藏。

  羌兵闻知丧肝胆,

  智取耒关把名扬。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 友情链接:
  • 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版权所有© www.hydyzx.com 技术支持: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