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生活在现代更应追求“神似祖先”的状态

时间:2019-08-11
?

最近读的一本书叫:《神似祖先》。

从书名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作者写作的某些意图:身处现代社会的我们(人类),虽然周遭环境已经并非几万年前,甚至数千年前,我们的先祖们面临的环境可以比拟。但是,由于时间的短暂,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完全“适应”现代社会和现代环境,我们并没有完全地、合适地进化好。因此,虽然我们不需要像我们的先祖那样捕猎、采摘、种植、繁衍,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学习先祖那样多点进行户外活动、体育锻炼,才能真正理解自身的处境,改善生活。也就是所谓:“神似祖先”了。

这本书不是很厚,大概有两百多页,我却花了一个月还多几天的时间才看完。这应该是今年阅读时间最长的一本书,我觉得这一方面主要是由于自我的放纵和懒惰造成,另一方面的原因,大概就是这本书涉及的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对于我这个“小白”来说,充满新鲜感,理解起来就更加费时、费劲了。最后的一个原因,就是太久没读过纸质书了,有点不太习惯了。不过,最后那个原因,总感觉像借口。

回到这本书,我觉得作为一本生物学的入门书籍,这本书写的相当不错了。

“神似祖先”,是近年来我不断鼓吹的一套思想中的关键词。其隐含的主语不是身体,而是行为。就身体而言,没有疑问,我们绝对的形似祖先。因为在进化的长河中,夏商周时代的先人与我们的距离尚且太近,遑论元明清。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

时下,全球范围内,生物学家的作品正以浩大之势冲击着思想界、读书界,与此伴随,国外社会科学家已从对生物学思想的学习、消化,迈向融合、创新。近年来,这两类作品都被大批量地引入汉语读书界,但是我们的社会科学家对此却表现出不可思议的麻木,《神似祖先》终于打破了这种沉默。

《神似祖先》运用生物学的观点讨论了生物(尤其是人)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内容包括:自然选择,性选择与炫耀,利己与利他,交换的进化,有性繁殖和婚配制度,美感,语言是本能,遗传与环境,驯化与文明,等等。

——via 豆瓣读书

这里是作者简介,非常丰富的人生经历:

郑也夫,祖籍不可考。1950年生于北京。初中即将毕业时遭遇“文革”。1968年赴北大荒。其后的三十八年中先后工作、学习过十个单位:八五二农场四分场六队,该农场水利工程队,工程大队学校,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系,北京社科院社会学所,美国丹佛大学社会学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平均每个单位不足四年。很高兴一直在流动,始终是边缘人,得以冷眼旁观周围的一切。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兼任北京市交通问题顾问。曾任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总策划。

想要从生物学角度说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这一哲学“终极”拷问之一,有一座无法忽略,无法绕行的高峰——达尔文已经他的“进化论”。但《神似祖先》告诉我们,我们大多数人有意、无意地把达尔文的进化思想和“适者生存”的理论,进行的曲解,总会想到“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等等残酷、冷漠的思想。殊不知,这些并非达尔文的本意,他其实想要传达的是“一切都是自然的选择”。

一度,进步的观念如日中天,这观念似乎理所当然地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基石。而当进步的观念日趋衰微的时候,研究者才发现,达尔文提出的其实是“适应”不是“进步”,达尔文是完美的最坚定的反对者。

事实上很多早期的达尔文信徒,只是接受了部分的达尔文理论。甚至今天很多自称相信达尔文学说的人只接受了达尔文学说的皮毛,并没有理解其本质特征,他们接受了进化,接受了共同祖先,却没有理解因而也无从接受自然选择。原因是自然选择其实更异端,在人类思想库此前的全部储备中,没有类似于自然选择的思想。这便注定了自然选择是最难于被理解的。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说:“保留有利的变异。淘汰有害的变异,我称之为自然选择”

什么是雄性?什么是雌性?这还用说吗?用说。因为不是一切物种都有类似于人类一样的生殖器官。雄性和雌性最简易的定义。是,双方各拿出一部分东西参与生育,每次参与中谁拿出来的大谁就是雌性,谁拿出的小谁就是雄性。比如人类的卵子的个头大概是单个精子的一一百万倍。可见在制造一个婴儿中,雌性的付出大。从产出上看,就人类而言,雌性一生生育20次就是高限了。如此高产要求非常稳定的、健康的身体,并且不能有闪失,不能有间隔。当然因为有多胞胎,子女的个数与生育次数不尽相同。世界最高纪录是一个女子每次生育均是三胞胎,共生了69个。但是一般而言女性生育的数量与男性相比,毕竟差远了。《吉尼斯纪录》记载,历史上子女最多的父亲是摩洛哥国王,他有888个孩子。(赖特,1994: 231)“最近在中亚国家进行的一场基因调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令人惊愕的例子。亚洲男性中超出8%的人拥有事实上完全相同的Y染色体,意味着他们共同拥有-位祖先。这位男性的后裔如此众多,以致光男性后裔现在就有差不多1600万人。定下这位伟大的授精者大约生活在1000年前,科学家们认为他最可能是成吉思汗了”(瓦尔,2005: 73)如是,成吉思汗的子女超过摩洛哥国王似乎不成问题。极与平均数,一同说明着男女的差别。

但是,这本书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由于作者本身学习经历的限制(我自己的想法),充其量也只能作为“入门”书籍来粗略读读即可。不能太过追捧。

96

冷悲秋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06 16:31

字数 2224

最近读的一本书叫:《神似祖先》。

从书名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作者写作的某些意图:身处现代社会的我们(人类),虽然周遭环境已经并非几万年前,甚至数千年前,我们的先祖们面临的环境可以比拟。但是,由于时间的短暂,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完全“适应”现代社会和现代环境,我们并没有完全地、合适地进化好。因此,虽然我们不需要像我们的先祖那样捕猎、采摘、种植、繁衍,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学习先祖那样多点进行户外活动、体育锻炼,才能真正理解自身的处境,改善生活。也就是所谓:“神似祖先”了。

这本书不是很厚,大概有两百多页,我却花了一个月还多几天的时间才看完。这应该是今年阅读时间最长的一本书,我觉得这一方面主要是由于自我的放纵和懒惰造成,另一方面的原因,大概就是这本书涉及的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对于我这个“小白”来说,充满新鲜感,理解起来就更加费时、费劲了。最后的一个原因,就是太久没读过纸质书了,有点不太习惯了。不过,最后那个原因,总感觉像借口。

回到这本书,我觉得作为一本生物学的入门书籍,这本书写的相当不错了。

“神似祖先”,是近年来我不断鼓吹的一套思想中的关键词。其隐含的主语不是身体,而是行为。就身体而言,没有疑问,我们绝对的形似祖先。因为在进化的长河中,夏商周时代的先人与我们的距离尚且太近,遑论元明清。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

时下,全球范围内,生物学家的作品正以浩大之势冲击着思想界、读书界,与此伴随,国外社会科学家已从对生物学思想的学习、消化,迈向融合、创新。近年来,这两类作品都被大批量地引入汉语读书界,但是我们的社会科学家对此却表现出不可思议的麻木,《神似祖先》终于打破了这种沉默。

《神似祖先》运用生物学的观点讨论了生物(尤其是人)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内容包括:自然选择,性选择与炫耀,利己与利他,交换的进化,有性繁殖和婚配制度,美感,语言是本能,遗传与环境,驯化与文明,等等。

——via 豆瓣读书

这里是作者简介,非常丰富的人生经历:

郑也夫,祖籍不可考。1950年生于北京。初中即将毕业时遭遇“文革”。1968年赴北大荒。其后的三十八年中先后工作、学习过十个单位:八五二农场四分场六队,该农场水利工程队,工程大队学校,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系,北京社科院社会学所,美国丹佛大学社会学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平均每个单位不足四年。很高兴一直在流动,始终是边缘人,得以冷眼旁观周围的一切。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兼任北京市交通问题顾问。曾任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总策划。

想要从生物学角度说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这一哲学“终极”拷问之一,有一座无法忽略,无法绕行的高峰——达尔文已经他的“进化论”。但《神似祖先》告诉我们,我们大多数人有意、无意地把达尔文的进化思想和“适者生存”的理论,进行的曲解,总会想到“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等等残酷、冷漠的思想。殊不知,这些并非达尔文的本意,他其实想要传达的是“一切都是自然的选择”。

一度,进步的观念如日中天,这观念似乎理所当然地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基石。而当进步的观念日趋衰微的时候,研究者才发现,达尔文提出的其实是“适应”不是“进步”,达尔文是完美的最坚定的反对者。

事实上很多早期的达尔文信徒,只是接受了部分的达尔文理论。甚至今天很多自称相信达尔文学说的人只接受了达尔文学说的皮毛,并没有理解其本质特征,他们接受了进化,接受了共同祖先,却没有理解因而也无从接受自然选择。原因是自然选择其实更异端,在人类思想库此前的全部储备中,没有类似于自然选择的思想。这便注定了自然选择是最难于被理解的。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说:“保留有利的变异。淘汰有害的变异,我称之为自然选择”

什么是雄性?什么是雌性?这还用说吗?用说。因为不是一切物种都有类似于人类一样的生殖器官。雄性和雌性最简易的定义。是,双方各拿出一部分东西参与生育,每次参与中谁拿出来的大谁就是雌性,谁拿出的小谁就是雄性。比如人类的卵子的个头大概是单个精子的一一百万倍。可见在制造一个婴儿中,雌性的付出大。从产出上看,就人类而言,雌性一生生育20次就是高限了。如此高产要求非常稳定的、健康的身体,并且不能有闪失,不能有间隔。当然因为有多胞胎,子女的个数与生育次数不尽相同。世界最高纪录是一个女子每次生育均是三胞胎,共生了69个。但是一般而言女性生育的数量与男性相比,毕竟差远了。《吉尼斯纪录》记载,历史上子女最多的父亲是摩洛哥国王,他有888个孩子。(赖特,1994: 231)“最近在中亚国家进行的一场基因调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令人惊愕的例子。亚洲男性中超出8%的人拥有事实上完全相同的Y染色体,意味着他们共同拥有-位祖先。这位男性的后裔如此众多,以致光男性后裔现在就有差不多1600万人。定下这位伟大的授精者大约生活在1000年前,科学家们认为他最可能是成吉思汗了”(瓦尔,2005: 73)如是,成吉思汗的子女超过摩洛哥国王似乎不成问题。极与平均数,一同说明着男女的差别。

但是,这本书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由于作者本身学习经历的限制(我自己的想法),充其量也只能作为“入门”书籍来粗略读读即可。不能太过追捧。

最近读的一本书叫:《神似祖先》。

从书名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作者写作的某些意图:身处现代社会的我们(人类),虽然周遭环境已经并非几万年前,甚至数千年前,我们的先祖们面临的环境可以比拟。但是,由于时间的短暂,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完全“适应”现代社会和现代环境,我们并没有完全地、合适地进化好。因此,虽然我们不需要像我们的先祖那样捕猎、采摘、种植、繁衍,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学习先祖那样多点进行户外活动、体育锻炼,才能真正理解自身的处境,改善生活。也就是所谓:“神似祖先”了。

这本书不是很厚,大概有两百多页,我却花了一个月还多几天的时间才看完。这应该是今年阅读时间最长的一本书,我觉得这一方面主要是由于自我的放纵和懒惰造成,另一方面的原因,大概就是这本书涉及的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对于我这个“小白”来说,充满新鲜感,理解起来就更加费时、费劲了。最后的一个原因,就是太久没读过纸质书了,有点不太习惯了。不过,最后那个原因,总感觉像借口。

回到这本书,我觉得作为一本生物学的入门书籍,这本书写的相当不错了。

“神似祖先”,是近年来我不断鼓吹的一套思想中的关键词。其隐含的主语不是身体,而是行为。就身体而言,没有疑问,我们绝对的形似祖先。因为在进化的长河中,夏商周时代的先人与我们的距离尚且太近,遑论元明清。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

时下,全球范围内,生物学家的作品正以浩大之势冲击着思想界、读书界,与此伴随,国外社会科学家已从对生物学思想的学习、消化,迈向融合、创新。近年来,这两类作品都被大批量地引入汉语读书界,但是我们的社会科学家对此却表现出不可思议的麻木,《神似祖先》终于打破了这种沉默。

《神似祖先》运用生物学的观点讨论了生物(尤其是人)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内容包括:自然选择,性选择与炫耀,利己与利他,交换的进化,有性繁殖和婚配制度,美感,语言是本能,遗传与环境,驯化与文明,等等。

——via 豆瓣读书

这里是作者简介,非常丰富的人生经历:

郑也夫,祖籍不可考。1950年生于北京。初中即将毕业时遭遇“文革”。1968年赴北大荒。其后的三十八年中先后工作、学习过十个单位:八五二农场四分场六队,该农场水利工程队,工程大队学校,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系,北京社科院社会学所,美国丹佛大学社会学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平均每个单位不足四年。很高兴一直在流动,始终是边缘人,得以冷眼旁观周围的一切。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兼任北京市交通问题顾问。曾任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总策划。

想要从生物学角度说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这一哲学“终极”拷问之一,有一座无法忽略,无法绕行的高峰——达尔文已经他的“进化论”。但《神似祖先》告诉我们,我们大多数人有意、无意地把达尔文的进化思想和“适者生存”的理论,进行的曲解,总会想到“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等等残酷、冷漠的思想。殊不知,这些并非达尔文的本意,他其实想要传达的是“一切都是自然的选择”。

一度,进步的观念如日中天,这观念似乎理所当然地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基石。而当进步的观念日趋衰微的时候,研究者才发现,达尔文提出的其实是“适应”不是“进步”,达尔文是完美的最坚定的反对者。

事实上很多早期的达尔文信徒,只是接受了部分的达尔文理论。甚至今天很多自称相信达尔文学说的人只接受了达尔文学说的皮毛,并没有理解其本质特征,他们接受了进化,接受了共同祖先,却没有理解因而也无从接受自然选择。原因是自然选择其实更异端,在人类思想库此前的全部储备中,没有类似于自然选择的思想。这便注定了自然选择是最难于被理解的。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说:“保留有利的变异。淘汰有害的变异,我称之为自然选择”

什么是雄性?什么是雌性?这还用说吗?用说。因为不是一切物种都有类似于人类一样的生殖器官。雄性和雌性最简易的定义。是,双方各拿出一部分东西参与生育,每次参与中谁拿出来的大谁就是雌性,谁拿出的小谁就是雄性。比如人类的卵子的个头大概是单个精子的一一百万倍。可见在制造一个婴儿中,雌性的付出大。从产出上看,就人类而言,雌性一生生育20次就是高限了。如此高产要求非常稳定的、健康的身体,并且不能有闪失,不能有间隔。当然因为有多胞胎,子女的个数与生育次数不尽相同。世界最高纪录是一个女子每次生育均是三胞胎,共生了69个。但是一般而言女性生育的数量与男性相比,毕竟差远了。《吉尼斯纪录》记载,历史上子女最多的父亲是摩洛哥国王,他有888个孩子。(赖特,1994: 231)“最近在中亚国家进行的一场基因调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令人惊愕的例子。亚洲男性中超出8%的人拥有事实上完全相同的Y染色体,意味着他们共同拥有-位祖先。这位男性的后裔如此众多,以致光男性后裔现在就有差不多1600万人。定下这位伟大的授精者大约生活在1000年前,科学家们认为他最可能是成吉思汗了”(瓦尔,2005: 73)如是,成吉思汗的子女超过摩洛哥国王似乎不成问题。极与平均数,一同说明着男女的差别。

但是,这本书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由于作者本身学习经历的限制(我自己的想法),充其量也只能作为“入门”书籍来粗略读读即可。不能太过追捧。

  • 友情链接:
  • 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版权所有© www.hydyzx.com 技术支持: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