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18)

时间:2019-08-26

  前情回顾:来宝趁小张心疼她的时候向小张提出要帮母亲建房子,小张欣然同意。而且第二天衣服畅销,一天就卖完刚进回来的货。

  上一章? 天助她也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过年的喜与忧

  关了门收了摊后,小张和来宝到农贸市场买了猪肉后,还特意到杂货铺买了鞭炮和烟花,就想让孩子们过一个欢天喜地的年。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家人已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几个孩子看见有几卷大烟花,都乐呵呵地抢着帮小张夫妇俩盛饭。

  吃饭的时候,两个妞妞还问小张说:"爸爸,我们大年三十晚上放两卷烟花,剩下的就一天放一卷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小张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在心里还暗想,反正今年多赚了几万块钱,只要孩子们高兴,烟花放完了再买一点又何妨。

  "唉,你们咋那么爱看烟花呢?几十块钱一卷,冲上天就不见了,多费钱啊!"小张妈毕竟是节省惯了,她终于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小张看了看母亲,便开导道:"妈,大过年的,放一点烟花爆竹多喜庆啊!你看,现在谁家过年不买这个呢?我们总不能比别人落后吧,花一点钱图个吉利,值得!"

  "好吧,放烟花我们就图个吉利,但愿明年你们能赚更多钱。"小张的话还是说到母亲的心里去了。

  吃了晚饭洗了澡之后,孩子们和小张妈都在大厅里看电视,来宝和小张回到房间,从背包里拿出今天的成果,那些十元、二十元、五十元、一百元面额不等的人民币足足盖住了半边床。

  小张把面额不等的人民币分类摆放,来宝则把同样面额的人民币数十张为一捆折叠好。以前只听别人说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他们夫妇俩总算亲身体念了一回。

  因为数钱不能分神,好几次小张说:"老婆,过了年我们拿二万块钱给老妈建房子,剩下的钱就扩大规模经营。"来宝都是回应道:"别吵,我正忙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夫妇俩终于把堆放在床上的钱清点好了,一共六万三千块钱。小张算了算,刨除进货的本金二万六千块钱,一天功夫,他们便赚了三万七千块钱。

  有了这么多钱,这个年就可以过得很阔绰了。拿出二万块钱给雪兰建房子,再拿出五千块钱来过年,年后进货的资金还会比往年多一万多块钱呢!

  小张觉得,等来年只要再加把劲,日子一定会蒸蒸日上的。其实,他也庆幸能娶到来宝这样勤劳而又贤惠的妻子的。这辈子若不是有缘遇上来宝,也许他现在还在干着泥水匠的苦活呢!

  虽然做泥水匠也能保证一家人衣食无忧,但小张觉得选择自己创业更难发挥自己的潜能。以后,只要能把握时机,说不定还能在集市买房呢!

  小张美美地憧憬着,笑意便不自觉地在脸上浮现。总之,他觉得美好的生活就在前面向他招手,他只需奋力向前冲就可以了。

  祥和幸福的中国年,小张家里自然是充满欢声笑语的。这样的氛围让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心里都暖洋洋的。

  来宝的脸上偶尔露出一丝忧郁,这完全是出于对母亲的牵挂。被幸福环绕的她想到母亲孤零零地过年,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按照当地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大年初二才可以回娘家拜年。才到大年三十晚上时,来宝便恨不得时间能穿越,夜晚过后就是年初二。

  一天的等待来宝都觉得无比漫长,好不容易等来了年初二,她早饭都没吃,便带上买的礼品和两万块钱向娘家奔去。

  本来当地的人回娘家拜年总会携丈夫和孩子同去,但来宝怕自己要给母亲建房子的事被孩子知道,之后又传入家婆的耳中,引发家庭矛盾。如此,她才与小张商议决定,年初二就她独自回娘家。

  天公还真作美,一改年前的阴冷,在路上,久违的太阳照在来宝的身上,让她觉得舒畅温暖。

  当来宝踏进母亲的厨房的时候,她看见母亲正坐呆呆地坐在门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心头一惊问道:"妈,你怎么了?"

  "不知道咋了,这两天没有胃口,感觉特别累,总有想吐的感觉!"来宝妈在看见她那一刻,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才细声回答道。

  来宝听了大跨步走到母亲跟前,伸出左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觉得微微烫手便对母亲说:"妈,你发热了,家里有退烧药吗?没有的话,我马上帮你去买。"

  "大过年的怎能吃药呢,再熬一两天再说吧!"雪兰的语气里明显的有气无力。

  当地的风俗就是如此,总觉得过年的时候就吃药了,这一年就离不开药了。所以过年的这几天,有点小病的人总会死扛着不吃药。

  "妈,要不我去拔一点青草药给你物理降温吧!"来宝知道很难说服母亲吃药,便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雪兰摇摇头坚持说道:"不用麻烦了,一会我出去晒晒太阳,看会不会精神点。"

  "好吧,你吃过饭了吗?"来宝关切地问。

  雪兰苦笑了一声说:"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大年三十煮的饭才吃了一点点呢!"

  "没有胃口,还发热,那就多喝一点水吧!"来宝想起平时去看医生时,凡是发热了医生总要叫多喝水,就这么对母亲说。

  可来宝的话刚落,雪兰便满脸惊恐地摆着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怎么了?"看着雪兰惊恐地往后退,来宝就像掉进了云里雾里。

  "我,我这里好难受……"雪兰捂住胸口大汗淋漓地说。

  看着母亲这副怪怪的表情,来宝便搂住母亲的身子,帮她揉了揉胸口说:"妈,要不你先去床歇会吧!"

  "嗯!"雪兰点了点头。

  就这样,来宝搀扶着母亲来到房间,让母亲躺在床上。这时,她才发现母亲那满是皱纹的脸似乎还有一点扭曲的痕迹。

  莫非真的如传说般的那样,母亲被鬼缠身了?亦或者母亲学耶稣已经走火入魔。这一刻的来宝被忧愁缠绕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1

  2019.08.20 16:38

  字数 2022

  前情回顾:来宝趁小张心疼她的时候向小张提出要帮母亲建房子,小张欣然同意。而且第二天衣服畅销,一天就卖完刚进回来的货。

  上一章? 天助她也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过年的喜与忧

  关了门收了摊后,小张和来宝到农贸市场买了猪肉后,还特意到杂货铺买了鞭炮和烟花,就想让孩子们过一个欢天喜地的年。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家人已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几个孩子看见有几卷大烟花,都乐呵呵地抢着帮小张夫妇俩盛饭。

  吃饭的时候,两个妞妞还问小张说:"爸爸,我们大年三十晚上放两卷烟花,剩下的就一天放一卷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小张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在心里还暗想,反正今年多赚了几万块钱,只要孩子们高兴,烟花放完了再买一点又何妨。

  "唉,你们咋那么爱看烟花呢?几十块钱一卷,冲上天就不见了,多费钱啊!"小张妈毕竟是节省惯了,她终于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小张看了看母亲,便开导道:"妈,大过年的,放一点烟花爆竹多喜庆啊!你看,现在谁家过年不买这个呢?我们总不能比别人落后吧,花一点钱图个吉利,值得!"

  "好吧,放烟花我们就图个吉利,但愿明年你们能赚更多钱。"小张的话还是说到母亲的心里去了。

  吃了晚饭洗了澡之后,孩子们和小张妈都在大厅里看电视,来宝和小张回到房间,从背包里拿出今天的成果,那些十元、二十元、五十元、一百元面额不等的人民币足足盖住了半边床。

  小张把面额不等的人民币分类摆放,来宝则把同样面额的人民币数十张为一捆折叠好。以前只听别人说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他们夫妇俩总算亲身体念了一回。

  因为数钱不能分神,好几次小张说:"老婆,过了年我们拿二万块钱给老妈建房子,剩下的钱就扩大规模经营。"来宝都是回应道:"别吵,我正忙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夫妇俩终于把堆放在床上的钱清点好了,一共六万三千块钱。小张算了算,刨除进货的本金二万六千块钱,一天功夫,他们便赚了三万七千块钱。

  有了这么多钱,这个年就可以过得很阔绰了。拿出二万块钱给雪兰建房子,再拿出五千块钱来过年,年后进货的资金还会比往年多一万多块钱呢!

  小张觉得,等来年只要再加把劲,日子一定会蒸蒸日上的。其实,他也庆幸能娶到来宝这样勤劳而又贤惠的妻子的。这辈子若不是有缘遇上来宝,也许他现在还在干着泥水匠的苦活呢!

  虽然做泥水匠也能保证一家人衣食无忧,但小张觉得选择自己创业更难发挥自己的潜能。以后,只要能把握时机,说不定还能在集市买房呢!

  小张美美地憧憬着,笑意便不自觉地在脸上浮现。总之,他觉得美好的生活就在前面向他招手,他只需奋力向前冲就可以了。

  祥和幸福的中国年,小张家里自然是充满欢声笑语的。这样的氛围让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心里都暖洋洋的。

  来宝的脸上偶尔露出一丝忧郁,这完全是出于对母亲的牵挂。被幸福环绕的她想到母亲孤零零地过年,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按照当地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大年初二才可以回娘家拜年。才到大年三十晚上时,来宝便恨不得时间能穿越,夜晚过后就是年初二。

  一天的等待来宝都觉得无比漫长,好不容易等来了年初二,她早饭都没吃,便带上买的礼品和两万块钱向娘家奔去。

  本来当地的人回娘家拜年总会携丈夫和孩子同去,但来宝怕自己要给母亲建房子的事被孩子知道,之后又传入家婆的耳中,引发家庭矛盾。如此,她才与小张商议决定,年初二就她独自回娘家。

  天公还真作美,一改年前的阴冷,在路上,久违的太阳照在来宝的身上,让她觉得舒畅温暖。

  当来宝踏进母亲的厨房的时候,她看见母亲正坐呆呆地坐在门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心头一惊问道:"妈,你怎么了?"

  "不知道咋了,这两天没有胃口,感觉特别累,总有想吐的感觉!"来宝妈在看见她那一刻,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才细声回答道。

  来宝听了大跨步走到母亲跟前,伸出左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觉得微微烫手便对母亲说:"妈,你发热了,家里有退烧药吗?没有的话,我马上帮你去买。"

  "大过年的怎能吃药呢,再熬一两天再说吧!"雪兰的语气里明显的有气无力。

  当地的风俗就是如此,总觉得过年的时候就吃药了,这一年就离不开药了。所以过年的这几天,有点小病的人总会死扛着不吃药。

  "妈,要不我去拔一点青草药给你物理降温吧!"来宝知道很难说服母亲吃药,便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雪兰摇摇头坚持说道:"不用麻烦了,一会我出去晒晒太阳,看会不会精神点。"

  "好吧,你吃过饭了吗?"来宝关切地问。

  雪兰苦笑了一声说:"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大年三十煮的饭才吃了一点点呢!"

  "没有胃口,还发热,那就多喝一点水吧!"来宝想起平时去看医生时,凡是发热了医生总要叫多喝水,就这么对母亲说。

  可来宝的话刚落,雪兰便满脸惊恐地摆着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怎么了?"看着雪兰惊恐地往后退,来宝就像掉进了云里雾里。

  "我,我这里好难受……"雪兰捂住胸口大汗淋漓地说。

  看着母亲这副怪怪的表情,来宝便搂住母亲的身子,帮她揉了揉胸口说:"妈,要不你先去床歇会吧!"

  "嗯!"雪兰点了点头。

  就这样,来宝搀扶着母亲来到房间,让母亲躺在床上。这时,她才发现母亲那满是皱纹的脸似乎还有一点扭曲的痕迹。

  莫非真的如传说般的那样,母亲被鬼缠身了?亦或者母亲学耶稣已经走火入魔。这一刻的来宝被忧愁缠绕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来宝趁小张心疼她的时候向小张提出要帮母亲建房子,小张欣然同意。而且第二天衣服畅销,一天就卖完刚进回来的货。

  上一章? 天助她也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过年的喜与忧

  关了门收了摊后,小张和来宝到农贸市场买了猪肉后,还特意到杂货铺买了鞭炮和烟花,就想让孩子们过一个欢天喜地的年。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家人已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几个孩子看见有几卷大烟花,都乐呵呵地抢着帮小张夫妇俩盛饭。

  吃饭的时候,两个妞妞还问小张说:"爸爸,我们大年三十晚上放两卷烟花,剩下的就一天放一卷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小张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在心里还暗想,反正今年多赚了几万块钱,只要孩子们高兴,烟花放完了再买一点又何妨。

  "唉,你们咋那么爱看烟花呢?几十块钱一卷,冲上天就不见了,多费钱啊!"小张妈毕竟是节省惯了,她终于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小张看了看母亲,便开导道:"妈,大过年的,放一点烟花爆竹多喜庆啊!你看,现在谁家过年不买这个呢?我们总不能比别人落后吧,花一点钱图个吉利,值得!"

  "好吧,放烟花我们就图个吉利,但愿明年你们能赚更多钱。"小张的话还是说到母亲的心里去了。

  吃了晚饭洗了澡之后,孩子们和小张妈都在大厅里看电视,来宝和小张回到房间,从背包里拿出今天的成果,那些十元、二十元、五十元、一百元面额不等的人民币足足盖住了半边床。

  小张把面额不等的人民币分类摆放,来宝则把同样面额的人民币数十张为一捆折叠好。以前只听别人说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他们夫妇俩总算亲身体念了一回。

  因为数钱不能分神,好几次小张说:"老婆,过了年我们拿二万块钱给老妈建房子,剩下的钱就扩大规模经营。"来宝都是回应道:"别吵,我正忙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夫妇俩终于把堆放在床上的钱清点好了,一共六万三千块钱。小张算了算,刨除进货的本金二万六千块钱,一天功夫,他们便赚了三万七千块钱。

  有了这么多钱,这个年就可以过得很阔绰了。拿出二万块钱给雪兰建房子,再拿出五千块钱来过年,年后进货的资金还会比往年多一万多块钱呢!

  小张觉得,等来年只要再加把劲,日子一定会蒸蒸日上的。其实,他也庆幸能娶到来宝这样勤劳而又贤惠的妻子的。这辈子若不是有缘遇上来宝,也许他现在还在干着泥水匠的苦活呢!

  虽然做泥水匠也能保证一家人衣食无忧,但小张觉得选择自己创业更难发挥自己的潜能。以后,只要能把握时机,说不定还能在集市买房呢!

  小张美美地憧憬着,笑意便不自觉地在脸上浮现。总之,他觉得美好的生活就在前面向他招手,他只需奋力向前冲就可以了。

  祥和幸福的中国年,小张家里自然是充满欢声笑语的。这样的氛围让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心里都暖洋洋的。

  来宝的脸上偶尔露出一丝忧郁,这完全是出于对母亲的牵挂。被幸福环绕的她想到母亲孤零零地过年,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按照当地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大年初二才可以回娘家拜年。才到大年三十晚上时,来宝便恨不得时间能穿越,夜晚过后就是年初二。

  一天的等待来宝都觉得无比漫长,好不容易等来了年初二,她早饭都没吃,便带上买的礼品和两万块钱向娘家奔去。

  本来当地的人回娘家拜年总会携丈夫和孩子同去,但来宝怕自己要给母亲建房子的事被孩子知道,之后又传入家婆的耳中,引发家庭矛盾。如此,她才与小张商议决定,年初二就她独自回娘家。

  天公还真作美,一改年前的阴冷,在路上,久违的太阳照在来宝的身上,让她觉得舒畅温暖。

  当来宝踏进母亲的厨房的时候,她看见母亲正坐呆呆地坐在门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心头一惊问道:"妈,你怎么了?"

  "不知道咋了,这两天没有胃口,感觉特别累,总有想吐的感觉!"来宝妈在看见她那一刻,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才细声回答道。

  来宝听了大跨步走到母亲跟前,伸出左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觉得微微烫手便对母亲说:"妈,你发热了,家里有退烧药吗?没有的话,我马上帮你去买。"

  "大过年的怎能吃药呢,再熬一两天再说吧!"雪兰的语气里明显的有气无力。

  当地的风俗就是如此,总觉得过年的时候就吃药了,这一年就离不开药了。所以过年的这几天,有点小病的人总会死扛着不吃药。

  "妈,要不我去拔一点青草药给你物理降温吧!"来宝知道很难说服母亲吃药,便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雪兰摇摇头坚持说道:"不用麻烦了,一会我出去晒晒太阳,看会不会精神点。"

  "好吧,你吃过饭了吗?"来宝关切地问。

  雪兰苦笑了一声说:"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大年三十煮的饭才吃了一点点呢!"

  "没有胃口,还发热,那就多喝一点水吧!"来宝想起平时去看医生时,凡是发热了医生总要叫多喝水,就这么对母亲说。

  可来宝的话刚落,雪兰便满脸惊恐地摆着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怎么了?"看着雪兰惊恐地往后退,来宝就像掉进了云里雾里。

  "我,我这里好难受……"雪兰捂住胸口大汗淋漓地说。

  看着母亲这副怪怪的表情,来宝便搂住母亲的身子,帮她揉了揉胸口说:"妈,要不你先去床歇会吧!"

  "嗯!"雪兰点了点头。

  就这样,来宝搀扶着母亲来到房间,让母亲躺在床上。这时,她才发现母亲那满是皱纹的脸似乎还有一点扭曲的痕迹。

  莫非真的如传说般的那样,母亲被鬼缠身了?亦或者母亲学耶稣已经走火入魔。这一刻的来宝被忧愁缠绕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 友情链接:
  • 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版权所有© www.hydyzx.com 技术支持:真人赌博开户平台| 网站地图